· 陈瑞三副校长会见梁闿厚校友 2018/09/12
· 校友朱效荣向母校捐赠混凝土试配机器人 2018/09/12
· 我校辛向阳校友出任澳门城市大学协理... 2018/09/12
· 沈阳建筑大学商学院校友会理事会第二... 2018/09/11
· 庆祝母校70华诞--建筑材料机械装备63... 2018/09/11
· 朝阳校友会捐赠侏罗纪紫萁科植物化石景观 2018/09/11
· 安徽校友会捐赠“徽派古建筑园”签约... 2018/09/11
· 沈阳校友会捐建学校正门景观 2018/08/17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抒怀>>正文
   
岁月如歌总难忘
  审核人:

作者:工民建77级校友 孙占琦


孙占琦,我校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77级校友,教授级高工,国家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广东省超限高层抗震专项审查委员会委员,深圳市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深圳市地方级领军人才,香港工程师协会法定会员。现担任中建科技公司深圳分公司设计总监、中建建筑工业化研究院深圳分院常务副院长。长期从事科研与设计技术工作,先后承担了近百项各种类型的工业与民用建筑的设计任务,在结构分析和数值模拟、计算机应用、BIM与信息管理等方面有深入的研究与成果。在各种学术杂志上有多篇论文发表,主持多项科研并获奖,是深圳市首届计算机科技贡献一级奖章获得者。

有一个普通的牛皮纸信封,珍藏在我的行囊中,伴随了我近40年,从北国到南方,碾转坎坷,从未丢失。它就是我参加1977年文革后第一次高考,1978年1月学校寄给我的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从接到它的那时起,我结束了知青生活,跨进了大学的校门,走上工作岗位,直至今日两鬓斑白。带着那个年代特征的小信封,见证了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

1977年是一个历史动荡的年代,是人们迷茫渴望的年代,也是拨乱反正全面开始的年代。在这一年里最轰动的大事就是国家恢复了高等教育入学考试,消息传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那个“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是人人皆知的口号,“学大寨、修梯田”是冬天的主要农活,也是知青最难捱的日子。伴随着好消息的是生产大队规定要“抓革命、促生产,不准回家、不能误工复习”等等限制,使得渴望继续学习的知识青年们,只能于辛勤劳作之余,拖着疲惫的身躯,在烛光下翻着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点点复习资料。虽然心头燃烧着希望的火,却不是熊熊的,脆弱得轻轻的一口气都能把它吹灭,那个年代给人的压力真是太大了,但是恢复高考毕竟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初冬十一月的东北,寒风凛冽,我们在荒原上抬土造田。大队的副书记戏谑地对我们几个渴望有更多复习时间的知青说:“我装一筐土,你们谁能抬走就放他假!”然后,一大筐堆触到了扁担的土块摆在了面前,三十几名知青面面相觑,我站了出来,和另外一个知青战友把它抬了起来,这时,几个社员在喊“快放下,压坏了腰是一辈子的事。”我们没有听劝,而是憋足了一口气,踩着刚填起来的软土,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沟口……这一次“表现不好”的较劲,让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得以去弥补缺失的知识。

二十几天的复习时间,对于我们这些仅仅读完了小学的“知识”青年,真是太短了,我们要补充的知识太多,而我们也没有足够的教材和参考资料。感谢那时淳朴的社会风气,感谢那时无私奉献的老师们,也打内心佩服这些为求知而渴望、为改变命运而努力的知青们,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走完了高考复习的路!我清楚地记得,我是在回青年点的火车上,搞懂了汉语语法的主谓宾补定状,居然在考试中完美地用上了,不能不感叹上苍有眼,天不灭曹!

公元1977年12月1日。天还没亮,飘着雪花,我和青年点参加高考的同学们就从大山深处走向考场,没有父母送行,没有亲人嘱托,只有寒星伴月、风雪相随。当黎明的曙光照到黑压压人头攒动的操场时,当捂着冰凉的手在严冬的教室里答卷时,我们都不敢奢望自己能够走进大学的校门,只觉得这是心中期盼的梦想。

接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刻,我永远难忘这个小小的信封带来的巨大喜悦。当时正值春节前夕,我作为四个留守知青之一,正蹲在青年点的猪圈上喂猪,大队书记喊着我的名字,把这个信封递到我的手上,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永远记得那个黄昏---晚霞是灿烂的,北风也没有那么刺骨,只是可怜了那些猪儿,一定吃了个半饱。因为我扔下了它们,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屋里,躺在土炕上,反复看着那个小信封,最终肯定自己是幸运的。那一年全国570万考生,录取了27.3万人,录取率4.7%,比例是29:1,重新恢复本科教育的辽宁建工学院,现在的沈阳建筑大学迎来了321个幸运儿,我是其中之一。

那时的通讯基本靠信。我想给父母姐妹一个惊喜,没有给家里写信报喜,自己到公社忙乎着办完了一切手续。几天后,当我推开温暖的家门,更大的喜讯扑面而来,原来我的两个妹妹也被录取,而且,爸爸妈妈和姐姐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到大连的红榜上看到了我们的名字!那是我们家最喜悦的冬天和春节。

40年前那个寒冷的严冬,我是踏着厚厚的积雪走进校门的。2月28日的清晨,一大早妈妈包好了饺子送我出门。大连到沈阳的列车上座无虚席,出发时还是阳光明媚,到了辽阳天阴沉着飘起了雪花,本应下午两点半钟到达沈阳的列车,被大雪封停在站外。直到半夜,才在车站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自己扛着行李,从站外走到了站内。车站外的广场上,学校接站的旗帜下,聚集了几十名报到的同学,里面还有我们同班的人,大家一起熬过了那个新生活开始的冬夜。我们这辈人恐怕命中注定要久经锻炼。

那时,国家百废待兴,校园也是一片狼藉,操场被机械化施工公司占据,上课时车轮轰鸣,教室里经常没有暖气,喝玉米面糊糊啃窝窝头,许多老师也是风尘仆仆地从“五七”干校赶回来……怀着对知识的渴望,怀着对未来的向往,师生们共同在书海里倘佯,在追求的征途努力。困难挡不住老师们传送知识的热情,挡不住同学们追求知识的渴望。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如今早见华发生鬓旁,但是,我们始终难忘校园里的欢乐,难忘教室里的灯光。四年的学海生涯为我们奠定了人生的基础,使我们能够坦然地面对生活、面对挑战,为国为家为己而奋斗。每每夜静灯下、每每取得成果之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接到这个小信封的黄昏,想起冰雪覆盖的母校、想起培养我们的老师,想起从北方到南方的奋斗历程……

时光似流水,万物非永恒。40年前期望渴望盼望满怀希望奔赴考场,60岁后感慨感叹感动流年感怀笑谈人生。回首那次改变一生的高考,真觉得岁月如歌总难忘。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