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瑞三副校长会见梁闿厚校友 2018/09/12
· 校友朱效荣向母校捐赠混凝土试配机器人 2018/09/12
· 我校辛向阳校友出任澳门城市大学协理... 2018/09/12
· 沈阳建筑大学商学院校友会理事会第二... 2018/09/11
· 庆祝母校70华诞--建筑材料机械装备63... 2018/09/11
· 朝阳校友会捐赠侏罗纪紫萁科植物化石景观 2018/09/11
· 安徽校友会捐赠“徽派古建筑园”签约... 2018/09/11
· 沈阳校友会捐建学校正门景观 2018/08/17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抒怀>>正文
   
抹不掉的芳华记忆
  审核人:

作者:工机85级校友 谷建萍


谷建萍,我校起重运输与工程机械专业85级校友,现任威海市纪委。

在母校沈建大七十周年华诞之际,四面八方不断传来母校令人骄傲的信息,各地的校友会都在组织各种庆祝活动。工程机械八五级的老同学们也不例外,现在就着手筹备明年的毕业三十年聚会。天南地北的老师同学,会聚在微圈里,搜老校的图片,回忆寒窗苦读的岁月,淘同窗的糗事,思念青春懵懂的精彩。零碎的记忆,林林总总,时光荏苒,抹不掉的依旧是那段岁月里的芳华记忆。

入学印象

毕业29年仿佛在一瞬间。1985年的9月,我们带着“天之骄子”、“天之骄女”的光环,承载着父母的期盼和对未来的憧憬,来到当时还被称作是沈阳建筑工程学院的机械系工程机械专业读书,当时学院是建设部下属七个建筑院校之一。那一年我刚满17周岁,第一次离开亲人、第一次从胶东半岛的一个海滨小城飘洋过海,乘轮船、火车,一路辗转来到东三省的中心,素有北方皇都之称的城市读书。第一次见到沈阳宽阔的街道、众多的高楼大厦,第一次见到宏伟壮阅的辽宁省体育馆和工业展览馆,感觉换了一个世界。

当时的沈建院是由位于东陵区的东院和沈河区的西院组成。我们的大一、大二是在西院学习基础课。西院坐落于青年大街东青年公园南,南运河带状公园环绕,附近集中了当时沈阳众多的大学校园,至今我都认为那里是沈阳市风景最美的地方。

印象最深的,当属西院那别致的苏式建筑群,那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的建筑风格。首先是古朴质雅的基础教学楼,共有四层,中间主楼高耸,灰色的水泥瓦顶,左右中轴灰黄色墙身对称,微微突出,一楼中间腰身平面规矩,两侧回廊宽缓伸展,外墙用拱形屋顶连接,整幢楼散发着浓郁的肃穆、书香和艺术气息。记忆中当时这里拍过很多部电影,楼前停了不少老式汽车。

紧张的军训过后,教学楼成为我们每天固定的方向。教学楼内有南北两面教室,这对于像我们这些辽宁以南省籍、见惯了单体板楼的学生来说,很是新奇。当时的工程机械八五一、二班都有独立的自习室,分居南北两边。而大部分课程则是两个班合在另外一个大教室上,这使我们两个班的同学扩大了交流,也进一步增进了感情,直到毕业后,两个班师生经常聚会,更加亲密,不再人为地划分一班二班。

我们的宿舍位于教学楼东部,一个由同样是苏式建筑的三栋楼围城的院落。院落的中部是一段标准的中式连廊,红色的木柱擎着琉璃瓦顶,将南北两楼蜿蜒连接。春夏季连廊四周鲜花盛开,冬季院落白雪皑皑,别有一番景色。

无法预测我的未来会是如何,但我清楚,我和同学都是经过高考的激烈竞争,过五关斩六将,才赢得了在这里接受大学老师的传道授业机会,我们将在这里为未来奠定基础。所以,应该每个人心里都叫着劲,做海绵人,吸取知识,充盈自己。

直到如今我依然喜欢翻看在那段时光里留下的照片,当时一般都是用海欧相机拍下的黑白照。每当回忆起我们美丽的校园,回忆当时单纯而积极的学习生活,心头总会涌出一股暖流。

学习生活

早期的校院生活仿佛是高三的延伸,工科院校学习一般比较紧张,要逐渐适应高等数学、三大力学老师一课时30页的基础知识导入,还要习惯自己安排时间学习消化。

唯一不变的是早晨的出操。每天早晨起床的号声以及集跑步和广播操延续了高中的模式。各班早操出勤率也是有评比的,这是班干部最难完成的工作之一。

工科大学一般比较传统,学生思维方式中规中矩。背着书包上课,带着饭盒食堂吃饭,晚上图书馆自习,“三点一线”的生活是这个专业学生的常态。没有了高考这个终极目标压力,平时的课程作业不算多,以及格为目的的学习对大多数学生来说并不是很重的负担。我们班的学生淘气的男生占多数,上课期间不乏有老师刚进教室,门框上就会“自然”掉下一把标尺;漂亮的女生走进教室就会听到胆大男生口哨;平时胆小女生一打开书就会发现一只活蹦乱跳的水牛而大喊大叫;上课前的黑板上写满了至今也无人承认是谁起的各种飞天想象的同学“雅号”等,各种的恶做剧,花样不断翻新。

印象中基础课的学习是枯燥的,高数英语理力普物线性代数等,这些课程使很多同学有了补考,这大概也是大学难忘的经历之一吧。

机械制图是工科院校的必修课,也是同学们普遍喜欢的课程,这是未来工作的基本功。我们的制图课是在建院街西城建楼上的,老师是严谨认真的老教师黄老师。他从透视关系讲到线条比例,耐心细致,课堂上经常会展示有各种的机械零件模型,复杂曲面的相贯线绘制绝对是所有同学的噩梦。不过每人一个大图板,颇有当时工程师的范,毕业几年以后CAD制图成为主流,很多同学依然怀念手工制图的时日。

计算机课程也比较受同学们的喜爱。那时候计算机是稀罕的宝贝,有专门的机房,进去要换鞋防尘,计算机都是用红色绒布罩着。开始时用的计算机是APPLE Ⅱ,一种开创个人电脑时代的伟大产品,后来使用了IBM8086计算机。学习的计算机语言是BASIC和FORTRAN,同学们输入事先编好的程序,看到预想的结果从屏幕显现出来异常开心,很多同学第一次用打印机打出了汉字,高兴地折成信封寄到家里。那时我们都年轻好玩,很快大家就对计算机游戏产生了兴趣,我们经常玩的是挖金和打飞机两种游戏,兴趣浓的同学常常玩到凌晨,即便被老师发现了,也没有受到严厉批评,大概我们年龄和老师孩子相仿,把我们看作是贪玩的孩子吧。

必须要提的是体育课。东北冬季的体育课,滑冰是不变的主题,这也是南方同学最好奇的运动项目。每年冬天,教学楼前操场跑道会被用水浇成标准的滑冰场。身边的滑冰健将随处可见,我的舍友于慧君姐姐不仅长得漂亮,也热情善良,无论是去教室、食堂和图书馆都乐于带上我这个性格内向、生活能力较差、音体较笨的小学妹。每当下午没课,她总是乐于带上我去操场滑冰,我一般会选择在场边观賞。记忆中,慧君姐穿一件红色羽绒服,优美矫健的身姿在滑冰场中旋转,十分灵巧,技术娴熟,引来场外无数的男生驻足回望,让我好生羡慕。

课外活动

在那个年代的大学生,考研还是很陌生的词汇。国家分配工作,同学们无忧无虑,随着时间的推移,青春的激扬很快把大学生活变得五彩缤纷。

只要有团体的活动,班级的凝聚力马上显现,足球篮球排球赛场场上队员们挥汗如雨,我们女同学的加油声,是班里男生们最大的动力。男生们最流行的体育活动则是在室内。1985年下半年,围棋热风卷全国,11月末聂卫平在第一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决赛中战胜日方藤泽秀行的新闻把这项运动推向顶峰。班里有超过一半的男同学开始了狂热的学习围棋,一时间每个宿舍都摆上了棋盘,大家夜以继日玩的不亦乐乎。接着是桥牌热,那是邓小平先生喜欢的一项游戏,经过媒体的渲染,成了高雅开发智力的活动。一时间班内围棋厮杀桥牌斗智,成为夜晚和周末男生宿舍的主旋律,有班内比赛也有跨系班级对抗,甚至后来还参加了沈阳大学生桥牌联赛。

80年代流行交谊舞。每到周末,系里经常腾出三两个教室,组织周末舞会。优美的慢三、抒情的中四、活泼的水兵舞,吸引了众多文艺细胞较浓的懵懂青年。工科院校女生少,个个都是宝贝,女生参加人数的多少是衡量舞会质量的唯一标准。几条彩色的纸带和一架简陋的录音机是小型舞会的标准配置,大型的还能请到乐队伴奏,往往是人多的挤不进去。还有各种特色各样的节日晚会、文艺演出等,同学们尽情地发挥着艺术的气息,也催生了很多种美丽的爱情。当然也有像我一样音乐细胞不够浓的类型,喜欢安静的看书,也喜欢和同学们相约到校园或公园里散步,周末则迷上了到学校礼堂看电影,那段时期看了很多好莱坞的大片,《茜茜公主》、《魂断蓝桥》、《乱世佳人》等,异域风情,凄美爱情,带给我无尽的少女瑕想。

老师画像

如果说小学中学是我们学习的启蒙,那么大学就是我们人生的启蒙。在这里,我们由被动受教被引向自立学习。从生活开始,用双眼观察人生,用头脑思考人生,固定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每一位亲爱的老师都不遗余力,对我们循循善诱,用他们渊博的学识和独特人格魅力引导着我们成功地走上人生之路。

特别感激修宏伟老师。他是几乎陪伴我们四年的班主任,一个建工学院刚毕业两年的优秀大学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带领这我们开启新的校园生活。生活中他像一位学长细心关怀,年轻的我们碰到任何难以理解事情都可以畅开心扉找他谈心。当然,他会对班上的不守纪律学生则是毫不客气、经常在班会上严厉批评,他也会在我们同学因病休学时,组织班上同学,细心照顾,让我们切身体会到同学间情同手足般的关爱。

特别感谢李莹、兰丽洁、王强等授课老师们。王强老师纯正的美式英语发音、李莹老师洒脱的性格和兰丽洁老师公差配合的严谨逻辑等,他们都是我们这些为人父母教子育女的典范。基础课学习枯燥却又是未来专业课乃至工作后最坚实的基础,老师们对学生学习的严格要求、对每一次考试的严格把关,使我们养成了认真对待学习和工作的良好习惯。

特别感谢以起重机课教师李斌为代表的专业课老师们,他们教给我们走向社会的专业素养和能力。李老师年轻高大帅气,很早就有自己的专利技术,推动了塔吊技术发展,在中国建筑机械研究领域作出了卓越贡献。他不仅是专家型学者,也是我们几乎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男神。课堂上他讲解详细易懂,指导设计耐心细致,生活中他善解人意,课余时间,我们经常到他的家,与他四五岁的漂亮女儿一起玩乐。

特别感谢以系主任程东育教授为代表的系里领导们,管理着我们的学习和生活。至今我还记得毕业前的最后一课,程教授从工程机械发展讲到技术的变革方向,从人机工程学讲到设计理念,再讲到一个工程技术人员的素质,他多么希望在这短短的最后一课,将自己对这个专业的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和经验,毫无不留地传授给我们,久久不愿结束,饱含无限的深情。这是我和我的同学终生忘怀的最后一课。

时至今天,当我们经历了事业和生活的各种历练时,真正体会出修老师那种严管厚爱的良苦用心,反思当年老师们对我们做人做事的言传身教、无一不感激、感动。

火热的青春,唯美的记忆,陪伴我一生。往昔沥沥在目,使我无时不在怀念起那段真正重塑自己的岁月。白驹过隙,转眼间我们离校近30年了,我和我的同学们在世界各地,在祖国的大江南方,在教学科研、管理服务和建设发展的各个领域,奉献了知识和勤奋,为社会作出了贡献。我们有的成为建设领域的项目带头人,在祖国大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作品,南水北调,上海中心;有的成为工程机械研制开发的先行者,先进的水泥泵车,新型压路机、超高层消防车;有的成为公共服务管理者,以正直品格严谨的理性思维活跃在检测及质量管理一线;有的成为大学教授、博士后导师,成为重点科研课题负责人,主持国家重大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成为优秀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有的成为成功的企业家、行政机关领导人。感谢母校,授予我们服务于社会的本领,赋予我们收获生活回报的优秀品格。

沈阳是我的第二故乡,母校是我的成长的摇篮,是我们青春芳华的记忆地。情感所系,我们经常并注母校的进步与消息;我们经常回到母校,感受几十年来的变化。浑南新校区华丽的转身,开创着建筑大学新的未来。如今我的母校已经发展成为是以建筑、土木、机械等学科为特色,以工为主,学科门类协调发展的省部共建高等学校,新建的开放式图书馆、国内首座建筑博物馆、中国古建筑保护示范区等高端建更是令人神往。科研机构、师资队伍、国际交流日新月异。母校的每一个信息令我们牵挂,每一个新的成就令我们骄傲。

历史穿越时空,扑面而来。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会再一次相聚在沈阳、相聚建筑大学,再一次相聚在老校门前驻足凝望,再一次体会“沈阳建筑工程学院”几个大字的沧桑内涵,再一次感受着沈建大的历史与变迁,这份情意永远无法割舍。

祝愿母校70华诞更灿烂、更辉煌!

关闭窗口